一如既往地,德甲在赛季收官战弥漫着离愁别绪,在缺少球迷的这个“新冠赛季”也不例外。在主场对奥格斯堡的比赛中,拜仁送别了3位两届三冠王功臣阿拉巴、博阿滕与哈维马丁内斯,送别了“六冠王教头”弗利克,也送别了两名助教格尔兰和克洛泽,以及执法了197场德甲比赛的主裁判马库斯施密特。在多特蒙德主场对勒沃库森的比赛中,人品与球品均有口皆碑的波兰老将皮什切克,以及拉尔斯与斯文本德兄弟集体告别,而一代名哨格雷弗也完成了个人第289场、也是最后一场德甲执法。而在客场对阵霍芬海姆的比赛中,2014年世界杯冠军萨米赫迪拉以柏林赫塔场上队长身份踢了职业生涯的告别战,并在离场时接受了最为特别的致敬。

与奥格斯堡的比赛开始之前,拜仁安排了一场盛大的告别仪式。先是47岁的主裁判施密特,接着是两位助教克洛泽和格尔兰,然后是葡萄牙小将丹塔斯,高潮是3名两届三冠王功勋马丁内斯、博阿滕和阿拉巴,压轴的自然是主教练弗利克,他们逐一接受拜仁高层所送出的纪念品。最后,上述7名要在本赛季结束后告别拜仁的主角,连同俱乐部主席海纳、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以及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集体合影留念。

媒体戏称,这是一场“107个冠军的加加大号告别”:16岁就加入拜仁的阿拉巴拥有10个德甲冠军(与托马斯穆勒并列历史最多)、6个德国杯冠军,欧冠、欧洲超级杯与世俱杯各2个,外加5个德国超级杯,总计27个冠军;2011年夏天从曼城加盟的博阿滕,比阿拉巴少拿了2009/10赛季的德甲和德国杯,总共有25个冠军;马丁内斯由于是在2012年夏窗最后时刻才从毕尔巴鄂竞技加盟,因此错过了那一年的德国超级杯,又比博阿滕少1个冠军。

弗利克是队史夺冠效率最高的主帅,用了86场比赛就赢下70场(8平8负)并豪取7个冠军;老助教格尔兰先后2次效力拜仁,总计长达25年,在职业队先后辅佐过包括里贝克、瓜迪奥拉、海因克斯、范加尔、安切洛蒂和弗利克在内的多位名教头,总共拿下8个德甲冠军,5座德国杯,欧冠、世俱杯、欧超杯各2个,以及1个德国超级杯,总计20冠;克洛泽2018年回归拜仁担任青年队教练,本赛季才进入职业队担任助教,因此“只”拿下4个冠军——但如果算上球员时代所效力的那4年(2007到2011年),其实他在拜仁总共有12个冠军!

当然,如果算上丹塔斯(赛季前半程属于二队球员,后半程才在职业队注册),其实还要再添2冠。而同样结束租借的巴西边锋道格拉斯科斯塔由于已经提前解约,并立即转租到格雷米奥,因此未能出席告别仪式,否则还要再添4冠。

比赛当中,阿拉巴与博阿滕继续首发,分别第431次与第363次代表拜仁正式比赛出场。继续担任双后腰之一的阿拉巴在进攻端表现非常活跃,可惜2次错失在告别战进球的良机。

比赛踢过一个小时,弗利克示意用马丁内斯换下博阿滕。在250名现场观众(包括博阿滕的双胞胎女儿和儿子)以及一众同事和对手的掌声中,这位2014年世界杯冠军眼含泪水地慢慢走向场边,并跟场上队友逐一击掌与拥抱。与马丁内斯击掌拥抱之后,他与弗利克激动地紧紧抱在一起。

到了73分钟,轮到阿拉巴在掌声中离场。他的父亲乔治与拜仁荣誉主席赫内斯双双在看台上站了起来,最用力地鼓掌。与博阿滕不同,阿拉巴神情较为放松,甚至露出了一丝微笑。但相同的是,他与弗利克的拥抱最为用力。弗利克赛后也说:“最激动的时刻是热罗姆和达维德走到我跟前。我必须控制好自己,不让情绪彻底失控。”而在场边的女领队克吕格尔,早已忍不住泪流满面。比赛结束后,弗利克与激动落泪的克吕格尔紧紧拥抱在一起,更是令所有人动容。

这几位三冠功勋离开拜仁之后究竟会去哪里,目前还没有答案。28岁的阿拉巴一直盛传会加盟皇马,但至今仍未官宣。而已经进入职业生涯尾声的博阿滕和马丁内斯(同为32岁,两人生日只差一天)要去哪里,更是扑朔迷离。马丁内斯应该会返回西班牙,而博阿滕则有可能再次出国闯荡,甚至是重返英超。

相比之下,弗利克的去向已经非常明朗。赛前新闻发布会上,这位56岁的六冠王教头承认:“显然,我跟德国足协谈了。每个人都知道国家队对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曾在2006到2014年间担任德国队助教的弗利克强调至今仍未与足协达成协议,但分歧只是“一些小东西”,“当所有事情都处理完毕,很快就可以官宣了。”

据德国媒体报道,尽管巴塞罗那和托特纳姆热刺都发出了邀请,但弗利克一早就决定非德国队不嫁。他将与德国足协签约3年,即到2024年欧洲杯后,而年薪在500万欧元以上。按照德国队主管比尔霍夫此前的表态,他要在欧洲杯开打前就解决勒夫接班人的问题。

此前德国媒体一度设想克洛泽会追随弗利克回去德国队,但如今看来这只是一厢情愿。近日有消息指出,本赛季未能重返德甲的杜塞尔多夫与现任主帅乌韦勒斯勒很有可能结束合作,而曾在不来梅担任体育主管与总经理长达13年的克劳斯阿洛夫斯如今是杜塞尔多夫的董事,他对旧部克洛泽情有独钟。已从德国足协教练培训班毕业的克洛泽还有其他一些国内外俱乐部的邀请,很有可能从新赛季开始首次担任职业队主教练。而已经66岁的格尔兰不打算就此退休,他有可能会跟克洛泽一同前往杜塞尔多夫,也有可能去汉堡工作。

与弗利克、阿拉巴、博阿滕、马丁内斯等人只是告别拜仁不同,多特蒙德那边的几个主角是告别职业足坛。已为多特蒙德效力长达11年的波兰右后卫皮什切克在赛季结束后就会返回家乡,一边为母队戈恰乌科维采-兹德鲁伊(只是第4级别的业余队)发挥余热,一边管理他的青训营;勒沃库森的本德兄弟将双双挂靴,而47岁的主裁判格雷弗则会挂哨。

皮什切克从来都不是带有主角光环的球员,但在这个周六下午,他有权享受一切主角待遇。伊杜纳信号公园尽管依旧无法让球迷入场,但看台上摆满了与皮什切克相关的标语,还有一件巨大的26号球衣。队长罗伊斯将袖标让给了这位35岁的波兰老将,让他戴着袖标第382次、也是最后一次为多特蒙德出场。巧的是,赛前与他一同挑边的是他的多年队友斯文本德。勒沃库森队长阿朗吉斯也像罗伊斯那样,在这场特殊的比赛中把袖标让给了斯文。

出自慕尼黑1860青训营的斯文本德比皮什切克更早来到多特蒙德,他在2009年夏天就加盟,皮什切克则是一年后从降级的柏林赫塔来投。在克洛普手下,斯文本德与皮什切克都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黄金时期,两人双双以主力身份帮助球队连续赢得2010/11和2011/12赛季的德甲冠军,其中2011/12赛季更是成为了德甲与德国杯双冠王,2013年又打进了欧冠决赛。在多特蒙德球迷心目中,总是迎难而上并因此经常受伤的“曼尼”永远是他们的英雄。而能在自己奋战时间最长的球场退役,对于斯文本德而言无疑是完美的——唯一的遗憾,就是球迷不在现场。

2017年夏天,在多特蒙德失去主力位置的斯文本德决定转投勒沃库森,与双胞胎哥哥拉尔斯重新“合体”。如今,这对在德国足坛有口皆碑的模范双子因饱受伤病困扰,决定在32岁时就一同挂靴。拉尔斯在2009年离开1860后就一直为勒沃库森效力,长达12年,并从2015/16赛季开始担任队长,直到本赛季才将袖标让给阿朗吉斯,以让球队提前完成过渡。由于在1月下旬与沃尔夫斯堡的比赛中膝盖受伤,术后康复进展不理想,拉尔斯两周前透露自己已经无法在场上退役。但最终,刚刚成为勒沃库森荣誉队长的他还是进入了本场比赛的替补名单。

首发出场的皮什切克踢到75分钟时被帕斯拉克换下。离场的时候,场上的多特蒙德球员走到场边列队欢送皮什切克,所有人都面带笑容,并没有预想当中的伤感。其实早在9天前4比1大胜莱比锡RB的德国杯决赛之后,打满全场的皮什切克就已经享受过主角待遇——被全体队友高高抛向了空中。当时他说:“我非常高兴。我一直都说,我想要续约,因为我想要用一座冠军来结束职业生涯。今天我们做到了。”皮什切克原本打算在去年夏天就告老还乡。但在上赛季开始后不久,他就改变了主意,并最终在去年5月20日——“520”这个特别的日子完成续约。

皮什切克对于多特蒙德来说之所以如此重要,不光是因为他的球技,还在于他在场上和场下的领导才华。他说过:“如果年轻球员有需要,我会乐于提供帮助。”而体育主管佐尔克也指出:“皮什楚是绝对的模范球员,因此也是我们如此多年轻球员的榜样。效力多特蒙德期间,他在竞技与为人两方面都成长为非常受尊重的领袖。”多特蒙德总裁瓦茨克更是表示:“皮什楚是我的英雄,德甲我心目中的英雄。”

当比赛踢到88分钟,格雷弗吹罚埃姆雷詹在禁区内抢球时蹬踏希克犯规,判了主裁判生涯的最后一个点球,也可能是其中最有意义的一个。这个时候,早就做好出场准备的拉尔斯本德换下弟弟斯文,并径直走向对方禁区,从德米尔巴伊手中接过了皮球。拉尔斯与门将比尔基相视而笑,然后欢快地助跑了两步,把球打入球门左侧,而比尔基根本就没有扑救。与队友拥抱之后,拉尔斯跟比尔基击拳致意,令这场原本应该充满离愁别绪的比赛,以童话般的方式欢快落帷。

本德兄弟赛后一同接受现场采访,而拉尔斯在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之余还表示:“一支足球队,象征着一个社会所应有的样子。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不管坐在你身边的是谁,不管他长得怎么样,不管他信奉哪种宗教,不管他的观点如何或者源于哪种文化,我们都要齐心协力,不要搞分裂。这就是我想要传递的信息,这就是我职业生涯的心得。”

除了3位模范球员,格雷弗也是这场欢乐告别的主角之一。赛后,他跟梅开二度的“当红炸子鸡”哈兰德交换球衣并合影留念。有意思的是,今年1月法兰克福与沙尔克04赛后,格雷弗也跟当时上演告别战的法兰克福队长亚伯拉罕交换过球衣。对于这位德国最优秀的裁判之一因年龄达到上限而被迫退役,佐尔克在赛前对德国足协提出过批评,“这是个笑话。球员没有年轻和年长之分,只有好和坏之分。裁判也是如此。”除了佐尔克,像霍芬海姆职业足球部主管罗森以及刚刚入选了欧洲杯26人名单的弗赖堡队长京特尔,也希望德国足协改变主意,让格雷弗可以继续执法。

不同于上述两场比赛有多位主角同台告别,霍芬海姆与柏林赫塔一战属于赫迪拉的独角戏。如果说安联竞技场举行的是107个冠军的盛大告别,那么PreZero竞技场也并没有太过于逊色,因为赫迪拉一人就拥有包括世界杯、欧冠、世俱杯,德国、西班牙与意大利三国顶级联赛以及杯赛冠军,外加U21欧青赛、U17德甲和U19德甲在内的多达22个冠军。

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场比赛中,堪称“冠军收割机”的赫迪拉戴上赫塔队长袖标首发出场。赛前,霍芬海姆职业足球主管罗森将一件印有赫迪拉名字的霍芬海姆28号球衣送给“脸哥”。本场可以让100名球迷进场,而霍芬海姆特意将其中3张门票留给了赫迪拉的父母和哥哥。而父母和哥哥则为赫迪拉准备了告别战的礼物——一双印有其职业生涯效力过的所有球队队徽以及所赢得的所有冠军的球鞋,以及用德语、西语和意大利语写上“感谢”的护腿板。

比赛时间刚过73分钟,赫塔示意换人。赫迪拉摘下袖标交给队长博亚塔,与场上队友逐一击掌与拥抱,慢慢地走向场边。此时,场边所有赫塔替补球员、教练和工作人员都反穿着赫迪拉所效力过的斯图加特、皇马、尤文图斯和德国国家队的各款球衣,德甲一直热烈鼓掌,而现场广播则高声说道:“一位伟大的足球运动员要离开舞台了。”

当赫迪拉强忍着激动的泪水逐渐走近边线,赫塔场上球员列队夹道欢送。离场之后,赫迪拉先与主帅达尔道伊拥抱,接着跟冬窗签下他的国家队前队友阿内弗里德里希拥抱,赫塔体育主管还跟他耳语了一会儿。这位2009年U21欧青赛冠军队队长,以及2014年世界杯冠军,就此结束了辉煌的职业球员生涯。达尔道伊建议他扮演“预备球员”的角色,以随时帮忙,但赫迪拉表示:“当我要做某件事的时候,我就会100%地去做。”换言之,他对此并不感兴趣。

比赛结束之后,主裁判维伦博格把比赛用球送给赫迪拉留作纪念。回首15年的职业生涯,赫迪拉表示最美好的记忆是2014年世界杯夺冠,以及2007年随斯图加特赢得德甲冠军。对于今后的打算,34岁的赫迪拉表示:“现在我首先要保持一段距离。我可以肯定的是,我会留在足球圈内。不管是当教练还是体育主管,反正我肯定会回来的。至于是什么时候,我还不知道。但以我的性格,应该会很快。”

“体坛+”是体坛传媒集团旗下《体坛周报》及诸多体育类杂志的唯一新媒体平台。 平台汇集权威的一手体育资讯以及国内外顶尖资深体育媒体人的深度观点, 是一款移动互联网时代体育垂直领域的精品阅读应用。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ztouying.com/,德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